无非就是往身上加沙袋
至真老祖非常重视新收的这两个徒弟,毕竟这是他九十多年来首次收徒,初为人师的心情可以理解。因此,虽然经历了小小的道号风波,老头仍然开心无比,并经过数日苦思特意为无名与程怀宝各自设计了一套适合于他们各自特点的修炼方法。无名由于体质特异,无法练气,至真老祖便根据他所拥有的超人的体质为他设计了一套全新的筑基方法,老头将这套功法命名为完全外功修炼法。所谓完全外功修炼法,就是彻底放弃了内功气劲的修炼与运用。平日里所有练习皆以外功为主,通过各种方式提高无名的力量、灵巧与速度。也正由于此,无名成为了玄青观中修炼最苦进境却又是最慢的一个。每日皆做着千篇一律、枯燥无味的身体锻炼。人类早在远古洪荒时期,便已经认识到无论如何努力锻炼自己的肉身,也无法突破自身的极限,再健壮的人赤手空拳也不可能赢得了老虎这等野兽。为了生存,人类的智慧开始寻找解决办法,并最终找到了三种行之有效的方法。第一种便是合作,一个人的力量虽然很小杀不死猛兽,但是一百个人合在一起,便是凶猛如蛟龙这等巨大无匹的洪荒猛兽,也只有挨宰的份。第二种方法是造器,制造出锋利的武器。人虽然没有猛兽的尖牙利齿,却有任何兽类所没有的智慧,正是智慧使得人类可以从世上万千生物中脱颖而出,成为这世间一切生灵的主宰。而人类并不满足于同猛兽比较起来明显弱小的肉身躯体,人类仿佛无穷无尽的智慧再次闪烁出耀眼的光芒,经过无数尝试与探索,不知从何时开始,人们终于找到了能够突破自己肉身极限的方法——练气。人类练气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可追述到黄帝时期。道教传说中,黄帝先师事九玄子,在天台之地获受金液神丹之方,后又于崆峒山上得仙人广成子传道,悟透天人合一之法,调和阴阳二气以补自身。又通采首山之铜铸鼎于荆山之下,鼎成之日正是黄帝得道之时。那一刻,万里晴空,白云渺渺间突然降下七彩华光,一条五爪神龙自空而下以迎,黄帝即乘龙升天。传说并不足采信,是被后人无数倍夸大的结果。其实黄帝所练的便是内功的一种,所谓的得道,只是被后世的道教诸祖拿来沾沾光,往自己脸上贴金,说白了就是增加点名人效应罢了。自人类掌握内功修炼的诀窍时起,再没有哪个蠢人会放弃这突破自身极限的唯一一条途径,舍本逐末的单只锻炼肉体。至真老祖却不信这个邪,既然无名的身体不适合修练内功,他便费尽心思设计出一套堪称另类到极点的筑基方法。何谓另类?其实认真说来倒也没脱离原有的外功体系,仍是力量、速度、耐力、爆发力以及抗击打力这些武学基础训练。只不过老头将这些训练强化到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甚至是恐怖的地步罢了。简单举例说明。力量训练是最普通的,无非就是往身上加沙袋,顶多也就是无名身上的沙袋多了一点而已。五斤一个的沙袋无名从拜师时的八个开始以平均每月增加一个的速度增长着。才不过一年的时间,无名已经成为玄青观中最好认的一个,无论离得多远都能轻松认出来,满身沙袋就是他最鲜明的标志。与力量训练相比,速度耐力方面的锻炼可就难捱多了。无名每日要带着如此众多的沙袋进行蹿跳、冲刺、爬山越野等各种平常却又艰苦繁重至恐怖的训练。尤其是爬擎天峰,至真老祖为无名特意设计了一条绝对称得上恐怖的道路,跟这条路比起来,那么断肠小道简直可以算得上康庄大路了。这条修炼之路其实根本无路可言,沿途皆是悬崖峭壁,溪流浅滩,即使以无名自幼在山野长大的身体,对于这条路也有些吃不消。无名沿着不知多久以前有人留下的指路标示,踏上了这条充满艰辛危险的修炼之路。攀爬、跳跃、潜游,全方位锻炼身体所有部位的机能。其中最惊险的一段是一处叫笔筒崖的地方,崖如其名,几乎成九十度垂直,崖高近百丈,崖面为锈黄色岩石结构,其上寸草不生、平滑如镜。面对笔筒崖,擅长攀爬的无名吃足了苦头。在这里没有树枝藤蔓让他攀爬,只能依靠手指脚趾的力量,攀着崖间石缝短壑而上。无名第一次到这里时,险一险便把小命丢在了这处绝地。当他才只爬到一半之时,人已力尽,手指脚趾皆已关节惨白,伤得不轻,最严重的一根手指指面血色模糊的皮肉间已经磨得露出了一点森森白骨。痛他并不在意,但是力已尽,人却在崖面正中,上下不得,即使心智坚定如无名,也不禁想到了死这个字。无名并不怕死,死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没有概念的字眼,没有任何意义。但是他却又有求生的勇气,即使身处绝境,无名仍然奋起最后的力气,在他强大至极点的精神力的支配下,本已疲惫欲死的身体里又再生出一股力量。人的精神是一种奇怪的玩意,谁也琢磨不透这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似有若无,但是很多时候却又能创造让人难以想象的奇迹。古往今来发生过的无数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都与人的精神有关系。在一次惨烈的战争中,曾经有一名普通的士兵,在烈火焚身之下,为了不暴露己方的潜伏,生生忍住,直至被烧成焦炭都没发出丁点声音,距离仅三十余丈(六十米)外的敌人竟毫无所觉,由此可见精神的力量有多么可怕。它能将一名普通人变为超人。不过这一次,强大的精神力并没有能够解救无名,在距离崖顶仅十余丈远处,无名终于真正的力尽了。他从没像这一刻般感受到自己的虚弱,仿佛这个躯体已经不是自己的,哪怕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抬头看了看似乎近在眼前的崖顶,无名嘴角微动,僵硬的扯出一丝苦笑,笑中没有悲哀恐惧,却充满了讥讽的味道,似在笑自己已经爬过了九十余丈,却在终点前倒下了。他又如何晓得人行百步半九十这等世间至理,世间事往往便是如此捉弄人,在你眼都能看到成功的时刻,你没有力气了。无名两眼中的神采渐渐消失,眼前景物模糊一片,天与地似乎在倒转。眼见无名再也支撑不住就要掉落崖间时,一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丹田之中突然冒出一股热气,热气过处,百脉回春,本有些糊涂的脑袋好似被什么尖东西刺了一下般突然清醒过来,同时感觉到手脚又生出许多力气来。无名没有时间去想此中的原委,在求生的本能驱动下, 澳门网上真人游戏开户手脚并用, 澳门在线游戏平台投注网址终于爬过了这道生死关。整个人倒在崖顶, 澳门在线游戏开户注册无名只剩下大口喘着粗气的力气。猛烈的山风自身上掠过, 澳门线上游戏开户网址早被汗水浸的仿佛刚从水中捞出的身躯一阵清凉的感觉,如火烧碳烤般炙烈的内腹渐渐归于平静。太过疲劳的无名睡着了。无名睡了,有个人却在笔筒崖下干跳脚着急不已。可不正是至真老祖。至真老祖亲自设计了这条路线,自然晓得其中的危险辛苦,因为这条路本就是他方当壮年,神功有成后为了再次提高修行而为自己设计的。无名行路时所循的标记便是当年他亲自刻下的。为了确保安全,至真老祖一直悄然跟在无名身后,一为保护也为监督。方才无名在崖上危险的情景尽入至真老祖的眼中,只把老头急得抓耳挠腮,一个劲埋怨自己对无名太过操之过急,不应选如此难度的路径,当年他自己三十余岁时内功深厚也在这里吃足了苦头,何况无名这小娃。至真老祖已作好了万一的准备,若无名掉下崖来,拼了老命也要接住他。然而无名的表现大大超出了至真老祖的预料,明明身躯已经开始摇晃,仿佛马上就要掉下来时,突然这小子身子一振,竟好像吃了什么仙药一般又来了力气,并一鼓作气爬了上去。至真老祖安心之余,心下对这个沉默的小子更生几分喜爱。这是他九十多载漫漫人生中所见过的最顽强的小子。至真老祖走到笔筒崖下,伸手抓住一条石缝就待往上爬,好继续跟在无名的身后为他保驾。然而他忘了,现在离他上次爬着笔筒崖已足足过了五十年,他再不是当年那意气风发,身体处于巅峰状态的壮年汉子。如今的他骨瘦如柴,发秃眼浊,虽有一身惊世内功,却架不住岁月无情的侵蚀,一个耄耋老翁,何来当年之勇。才爬了不到五丈高,至真老祖已晓得自己再不可能爬上这笔筒崖。心中浮起一阵“我真的老了”的慨叹,乖乖跳回到地上,徒劳的仰首看着崖顶,心中虽然焦急万分,却没有一点办法。人!又怎么可能不服老呢?撇开至真老祖在崖下干着急不提,回头再说无名。睡了半个时辰,无名醒了。翻身坐了起来,竟出奇的发现身上充满了力量,仿佛方才的虚弱疲惫是梦境中的事。无名大惑不解,便坐在崖上想了起来,然而别说是他这点见识,这等不可思议的奇事换成世间任何智者高士也不可能想明白。苦思了许久,无名微不可查的摇摇头,放弃了。抬头看天,日头已经被西边的山峰挡住,算来自己爬这该死的山崖最少也用了近两个时辰,心中一急,迈开大步沿着旁边一块巨大青石上所刻的指路标记,顺着崖边一条称不上路的崎岖小道,穿过一条小溪,返回玄青观。无名自然不会明白其中道理,其实这是紫极元胎的作用。紫极元胎能吸一切真气内力,但却又有维持着无名体内真气平衡的功用。也就是说当无名体内气盛之时,它会毫不客气,将多出来的气一吸而光。但若是无名体内之气衰竭到一个极限之时,就仿佛形成了一个真空,企业动态又会将紫极元胎中的气倒吸出来。紫极元胎中的精气乃是无数魔门前辈门主毕生功力的精华所在,再加上后来经过变异又吸了玄青派的无上太清罡气以及无名自己炼丹的精气,对于体内经脉气血,可说有使枯木逢春之功效。这就等同于另一种意义上的内功修炼。其实练气也不过就是让内息通过固定路线游达全身,打通各处经脉穴道。而紫极元胎的精气比之任何人修练来的内力都要精纯神奇的多,无名得到的好处之大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肌肉经络仿佛经过淬炼一般,变得令人难以想象的坚韧。只可惜他无法自由运用紫极元胎中的精气,只能在体力透支到极限时,被动的接受紫极元胎的精气。若他真能炼化紫极元胎,只怕世间将出现一个活着的神仙。早已等在观门前担心不已的至真老祖一见到无名,情难自禁之下竟然一把将无名紧紧抱住,这番情景着实有些诡异,几乎所有在旁边不小心看到此景的玄青弟子都想歪了。这些弟子心中所想大致相同:“无名小祖宗莫不是麻烦老祖在外面的私生子?不然老麻烦岂会如此真情流露?”一时间此传言成为玄青最热门的话题。直到无名后来的抗击打训练开始才终结了这个传言。前面所进行的这两项训练功课已叫人毛骨悚然了,可若与后面的抗击打训练相比较,却又舒服了太多。练气之人若将气练至一定境界,通过一些运气法门,便可将气运之于体表,大幅增加身体的抗击打能力。而如至真老祖、逍遥子这等绝顶高手,更可将真气运之于体外,形成一层坚不可破的气罩,这便是护体罡气。无名无法练气,自然也不可能拥有护体真气,但至真老祖想到了一个直接提高肌肉抗击打力的办法,其实原理也很简单,就是利用了人类自身肌体所具有的适应性。当人的身体经常接受某项刺激,肉体与神经便会对这种刺激产生麻痹的感觉。原理虽然简单直接,但实施起来却堪称残酷血腥。头一次进行抗击打训练,场面却出人意料的有些滑稽。至真老祖叫无名赤着上身站在院中,然后命程怀宝手持一根木棍,击打无名全身。然而程怀宝怎忍心如此对待亲如兄弟的无名,打在无名身上的棍子所带力道好似搔痒一般。至真老祖无法,只得亲自上阵,以九十余岁高龄居然还要他干这等体力活,心下不禁哀叹收徒不慎。老头抡起木棍,呼呼带风的打向无名。“啪”的一声响,无名后背之上立时肿起一条红痕。无名身形一颤,身上肌肉明显的抖了两抖,脸上神情却没有丝毫变化。至真老祖手中木棍犹如雨点一般落在无名全身上下,虽然没有运上内力,可棍上力道之重,仍可从木棍舞动间那呼呼风声中可见一斑。这哪里还是训练,简直就是官府的一大酷刑——杖刑。杖刑也只是打在人体肉最多最厚的屁股上,而无名全身上下除了脑袋与下阴外,皆遭了棍击。至真老祖才打了十来下,程怀宝已看不下去了,简直把老头当了大仇人一般,大喝一声,猛然扑上去,不顾会被飞舞中的棍子打到的危险,一把抱住至真老祖的手臂,情急之下,想也没想,一口咬在至真老祖的如枯柴一般的手臂上。这一口咬下去,程怀宝只觉得好似咬在了石头上,震的牙齿下巴一阵生疼。至真老祖大怒,一把将程怀宝提了起来,两只小眼瞪得溜圆,喝道:“你小子想造反不成?”程怀宝心中恨极,毫无丁点畏惧神色,破口大骂道:“你个黑心老杂毛,有你这么教徒弟的吗?当年你师父也这么揍你吗?你个有人生没人养,注定了断子绝孙的老杂毛、老痞棍、老流氓、老……”至真老祖这辈子头一回被人骂得如此恶毒,如何忍受得了,只把他气得浑身发抖胡须乱颤,心中唯一想的便是什么死法最痛苦最适合手中这逆徒。原本的受害人无名反而被晾在了一遍,没人理他。无名拖着疼痛不堪的身体走上前来,有些开心道:“小宝好久没开骂了,弄得我还怪想的。听着你骂人,我挨棍子的地方立刻不觉得痛了。怒目相视好似一对杀父仇人般对峙的师徒听了无名这话全傻了眼,迷惑的对视一下随即同时看向无名。程怀宝早惊讶的合不拢嘴,如何还能骂得出来,醒了醒神后不太确定道:“木头,你莫不是被棍子打傻了吧?”无名摇摇头,憨憨一笑道:“师父,你还不将小宝放下来。”至真老祖道:“这混小子辱骂为师。”无名道:“小宝骂得很好啊,我最喜欢听他骂人了,无论骂多长时间,都不会有一句重样,让人听着一点都不觉得枯燥乏味。可惜他很久没有骂过人了,这次托了师父的福才又听到。小宝你别停啊,继续骂,我还没听过瘾呢。”至真老祖与程怀宝:“……”最后,在无名的固执坚持之下,事情是这样解决的。至真老祖继续棍击无名,以锻炼无名的抗击打力,而程怀宝则在一边破口大骂,如此倒也算得上各有所得。无名虽然身上很痛,但他的身体皮肉本就超人坚韧,这等程度的棍击他还能忍受,反而因为听到程怀宝的骂声一脸享受的模样。既锻炼了抗击打力,又听到最爱听的程怀宝的骂声。程怀宝虽然无力阻止无名做蠢事挨打,但总算通过骂声为自己与无名报了仇,如此一想自然骂得更加起劲开心,其所用词汇之恶毒,骂人水准之高可说创了他平生之最。倒霉的至真老祖,费力不讨好,在一阵花样翻新兼恶毒至极的谩骂声中,度过了有生以来最郁闷的一个下午。偏偏他宁可挨骂,也不愿意拗了无名的请求。程怀宝响亮的谩骂之声传遍整个玄青主观,引来了大批玄青弟子在远处观瞧,这帮几乎所有时间精力全用于武事的假道士们曾几何时听过如此精彩绝伦的叫骂,可算是开了眼,终于知道什么才是叫骂的高深境界。不过有一样,他们实在搞不太懂这古怪至极的师徒三人,一阵议论之声隐隐传来。一个玉字辈弟子道:“三位老小祖宗这是演的哪出戏?谁看得明白帮咱们解释解释。不是说无名小祖宗是麻烦老祖的私生子吗?可看这情景不太像啊?便是犯了天大的错误,也用不着如此吧?又有哪个做爹的会如此狠心?”没人看得明白,另一个道字辈弟子疑惑道:“说得也是,何况是老祖这等老来得子的情形,只怕宝贝的顶在头上还来不及哩。另一人道:“可是看情形,若说是无名小祖宗犯错受罚却又不象,他明明一脸很享受的样子。倒是打人的老祖宗怎么这么一副表情,好像便秘拉不出来似的。青天小祖宗这是在骂谁?”旁边一个道:“傻瓜,没听青天小祖宗一口一个老杂毛,当然是在骂麻烦老祖。”又一人缩了缩脖子道:“青天小祖宗好大的胆子,竟敢这么嚣张的骂他师父?这算不算不敬尊长?只不知若被护法弟子逮到会是怎样?”可惜,所有护法弟子皆得到逍灵子的严令,不得踏足至真老祖道室附近地域,避免惹来天大麻烦,毕竟这位老祖的绰号就叫麻烦。别说护法弟子没有看到,便是看到了只怕也要装作没看到,因此这位设想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终于,至真老祖再也忍受不了那些兔崽子们的风言闲语,怒吼一声,提着那条木棍展开身法冲向远处围观的玄青弟子。所有围观的玄青弟子吓了一跳,他们可没有青天小祖宗那胆子,哗啦啦各展身法一哄而散,只留下满天尘土。至此,无名是至真老祖私生子的谣言不攻自破。那一晚,满身红肿青紫的无名在程怀宝的搀扶下,几乎是爬着回到自己的道室。即使如此,这小子依然毫不在意,对满脸担心的程怀宝道:“小宝用不着担心,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明天就好了。”第二天,在程怀宝找来的玄青观上品金创药与无名那恐怖的身体自我修复能力的双重作用下,无名果然恢复如初,昨日那满身的红肿青紫没留下一点痕迹。也是在第二天,吃一堑长一智的至真老祖作出了明智的决定,将无名与程怀宝这两个小混蛋分开练功。他自己亲自带着程怀宝,无名爬完擎天峰后的抗击打力训练则让其他玄青弟子代劳。可以想见,老头借着传功之名,认真而负责的操练了程怀宝整整一天。这天晚上,当同样疲累痛苦不堪的两个小子在自己道室碰面时,程怀宝一脸痛苦道:“木头,我差点被老家伙玩死。”而无名则没有一点同情的神色,反而开心道:“小宝,听了你这话我就放心了,这证明你今天练功没有偷懒。”程怀宝:“……”彻底晕倒。练武之人练气的目的无非是让自己的力气更大,速度更快,反应更敏捷,抗击打能力更强,耳更聪目更明罢了。通过至真老祖这些超常规的恐怖锻炼,无名确实同样达到了这些目的,他身上肌肉皮肤皆有若浸过水的牛筋般坚韧,便是身上带着一百五十斤的沙袋,跑起来一样健步如飞,一蹦就是一丈多高。尤其他的两只手,简直不象是血肉之躯,后来有一次与程怀宝对练,空手生抓程怀宝的宝剑,而丝毫无损,当然那次程怀宝剑上并没有运上真气。至真老祖用在无名身上的完全外功修练法可说取得了空前成功,虽然比别人付出了数倍还多的艰辛痛苦,但无名的实力确实得到了长足进步。无名还有一个优势,造成他无法练气的罪魁祸首紫极元胎却又是天下任何内力真气的克星,任你功力通天,在无名身上也是白搭,任何气劲都难以真正伤害到无名。至真老祖心中只有一项担心,练气有一宗天大好处是修练外功所达不到的,那便是延缓肌体的衰老。试想若非将内功练至大成,以他超过百岁的高龄怎还能如此健步如飞满观追着小混蛋程怀宝跑。不过即使如此,至真老祖仍对无名信心十足,至少在无名体力精力最为旺盛的三十岁以前,他相信无名完全可以达到武人的巅峰。至于年华老去后,无名又会怎样,这个可就不是至真老祖所能顾及的了。

  2020年正在成为数字生活时代元年,过去几个月中,健康码、消费券让“银发族”开始尝试数字化生活服务,各行各业转型升级催生了数字经营规划师、数字营销师等新职业,这其中数字平台成为了重要助力。

,,真钱二八杠游戏官网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真人棋牌官网下载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